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股票

中编办回应发改委权力集中收权放权都是改革

2019-02-07 02:07:44

中编办回应发改委权力集中:收权放权都是改革

有“小国务院”之称的国家发改委,是不是权力太集中?以“指导推进和综合协调经济体制改革”为职责之一的国家发改委,其自身是不是也需要改革?昨日,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王峰就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回答中外提问时表示,这次改革要进一步加大发改委转变职能的力度。

王峰表示,历次改革,国家发改委都是大家议论的焦点,因为它管投资,它的审批事项比较多,按大家的话说就是权力比较集中,但对“发改委的地位和作用要给予充分的肯定”。

而《第一财经》近日采访的数名学者则表示,对于国家发改委的职责权限,需要进一步改革。

进一步转变职能

在10日披露的《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中,人口计生委研究拟订人口发展战略、规划及人口政策的职责被划入国家发改委,而整合了国家能源局和电监会的职责之后重组的国家能源局,也仍然由国家发改委管理。也就是说,在本次改革中,国家发改委的权力得到了加强。

不过,王峰认为,发改委在加强完善职能的过程中,也不能都是将权力下放,该加强的还要加强。他指出:“简政放权是改革,加强也是改革,聚焦到发改委同样如此,一方面要放,一方面该加强的必须加强。”

部分学者在接受采访时认为,改革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发改委的存在在理性化设计当中确实是一个比较独特的形式,但它是过去体制的一种延续,在过渡阶段发挥着特殊功能。

经济学家谢国忠近日接受采访时说,发改委有相关司局级单位,权力堪比部委,不改革发改委,本次机构改革的意义就不大。

事实上,发改委的改革一直都在进行之中。在昨日的发布会上,王峰就介绍说,上一次改革在发改委的“三定”当中,它的第一部分“职能转变”比任何一个部门的要求都多,这次职能转变推出的十项职能当中,也有相当一批都和发改委有关系。

10日,王峰在接受中国之声采访时称,第一,发改委职能转变任务很繁重,比一般部门还要重,目前大家反映的问题是权力过度集中,审批事项过多等等这些,问题是存在的,正是基于这一点,发改委就要进一步转变职能,而且转变职能力度还要再大一点。第二,发改委发挥的作用大家要给予充分肯定。

宏观调控需要发改委

发改委需要改革,但发改委的重要作用也不可忽视。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杜鹰认为,现在国民经济有些问题是需要综合平衡的,国务院把一些需要综合平衡的职责放到国家发改委,从实际运作的情况来看,需要有国家发改委这样一个机构。

王峰亦表示要帮发改委说句公道话。他举例说,我国13亿人口,各地经济发展如此不均衡,宏观调控任务很重,一旦发生一些比较大的经济波动,中央政府必须出手,在最短的时间内,利用最有效的手段,使得我们能够持续地、健康地、协调地去发展,“比如我们的规划,比如经济的预测

中编办回应发改委权力集中收权放权都是改革

,比如改革,这些都是经济发展到现阶段给发改委提出的非常现实和紧迫的任务。”

此前,王峰曾在公开场合称,有些机构很具有我们国家的特色,在西方国家看来没必要,但在我们这里少不了,而且作用发挥得很好,比如发展改革委。他认为,发改委在我国是一个很重要的宏观调控部门。

发改委的特殊过渡阶段

部分学者亦相当肯定发改委的作用。近日,清华大学政治学系主任张小劲在接受采访时称,目前我国存在这样一种现象,一个政策的落实取决于制定该政策的部门的地位。发改委在某种程度上是发挥着综合、容纳、保留、维持和创新等功能。

张小劲认为,发改委的存在在理性化设计当中确实是一个比较独特的形式,但它是过去体制的一种延续,在过渡阶段发挥着特殊功能。从目前来看,它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能够理解并不意味着它具有永久存在的合理性。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行政教研室主任竹立家亦认为,发改委作为综合协调部门,是计划经济的产物,在现代社会,其作用会越来越小,直至逐步消失。

对此,王峰表示,机构改革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只能看准了先迈出一步。

王峰以能源局举例称,能源说到底是一个战略问题,哪个国家都非常重视这个领域的管理。在我国,发改委就是管发展战略、发展规划的一个很重要的宏观调控部门。上一轮改革专门组建了国家能源局,而且还设置了高层次的国家能源委员会,办事机构设在能源局,能源局由发改委来管理,是一个副部级机构。经过这几年的运行,实际效果是好的。

竹立家认为,将来,发改委的职能还会进行调整或向其他部委转移,整体来说它不会太膨胀。现在能源局没有改革到位,下一步还是会组建能源部。改革是一个动态过程,尤其是政府的二级机构,一般都是动态的,是根据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来安排的。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