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黄金

华君控股涉5项诉讼申索目前法院概无作出任

2019-01-24 18:47:18

华君控股涉5项诉讼申索 目前法院概无作出任何判决

29日讯,华君控股()宣布,公司近期得悉江苏南通二建集团有限公司(“江苏南通”)已就若干建筑合约纠纷以原告身份向公司于中国的多间附属公司提出数项法律诉讼(统称“法律纠纷”)。

于2018年6月28日,概无就法律纠纷向集团作出任何判决。有关法律纠纷(包括5项申索)的基本资料载列如下:

申索A:江苏南通已入禀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向(i)公司全资附属公司上海保华万隆置业有限公司(“保华万隆”)(为第一被告人);(ii)公司全资附属公司保华地产(大连)有限公司(“保华大连”)(为第二被告人);(iii)公司执行董事孟广宝的联系人华君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为第三被告人);及孟广宝(为第四被告人)提出申索,指控保华万隆拖欠支付建筑成本约人民币2.11亿元及利息。江苏南通进一步要求上海法院裁定保华大连、华君控股集团公司及孟广宝按连带基准承担上述付款。上海法院已颁令冻结及保存保华万隆拥有的若干土地。

申索A的聆讯定于2018年8月中旬进行。于公告日期,为偿还若干法律纠纷的申索

华君控股涉5项诉讼申索目前法院概无作出任

,集团已偿还合共约人民币2.092亿元。

申索B:江苏南通已入禀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辽宁高级法院”),向(i)公司全资附属公司营口翔峰置业有限公司(“营口翔峰”)(为第一被告人)及(ii)公司全资附属公司保华置业管理(中国)有限公司(“保华中国”)(为第二被告人)提出申索,指控营口翔峰拖欠支付建筑成本约人民币1.06亿元及利息。江苏南通进一步要求辽宁高级法院裁定保华中国与第一被告人按连带基准承担上述付款。

申索B仍处于交换证据阶段,尚未确定聆讯日期。

申索C:于2017年7月,江苏南通入禀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辽宁中级法院”),向(i)公司全资附属公司大连海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大连海通”)及公司全资附属公司华君置业(大连)有限公司(“华君大连”)提出申索,指控大连海通拖欠支付建筑成本约人民币4130万元及利息。江苏南通进一步要求辽宁中级法院裁定华君大连与大连海通按连带基准承担上述付款。于2017年12月,辽宁中级法院已判定,大连海通及保华大连胜诉,而江苏南通须承担申索C的讼费。

江苏南通就上述判决向辽宁高级法院入禀上诉。于公告日期,大连海通及保华大连仅接到江苏南通的上诉书,惟据公司所深知,上述上诉案件尚未获法院受理,因此,尚未确定聆讯日期。

申索D:江苏南通已入禀辽宁高级法院,向大连海通及华君大连提出申索,指控大连海通拖欠支付建筑成本约人民币1.84亿元及利息。江苏南通进一步要求辽宁高级法院裁定华君大连与大连海通按连带基准承担上述付款。辽宁高级法院已颁令冻结及保存大连海通拥有的若干资产。

申索D的聆讯定于2018年7月底进行。

申索E:江苏南通已入禀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向保华万隆、大连泰元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华君大连、大连海通、营口翔峰、保华中国及保华大连(该等公司均为公司的全资附属公司)及4名独立第三方(作为被告)提出申索,江苏南通向所有被告申索约人民币1000万元(相当于约1180万港元)违约罚款及人民币910万元(相当于约1070万港元)江苏南通的预付利息及罚款。

于公告日期,尚未确定申索E的聆讯日期。

公司强调,集团采取的行动及法律纠纷对集团的潜在影响公司认为法律纠纷的性质属一般商业纠纷并已就法律纠纷向其中国法律顾问寻求意见,而中国法律顾问基于公告日期所得资料认为江苏南通申索的若干款项或具争议性。公司将依法积极回应法律纠纷及为其立场抗辩,以保障其利益及其股东利益。而法律纠纷会否对集团的整体财务或业务状况造成影响于相关聆讯后将更为清晰。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