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债券

人社部事业单位养老保险试点仍在稳步推进

2019-02-05 01:35:17

人社部:事业单位养老保险试点仍在稳步推进

去年养老保险总收入、累计结存双破2万亿

近五年来城镇基本养老保险总收入以年均20%的速度高速增长,2012年总收入和累计结存双双突破2万亿。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家统计局27日联合发布《2012年度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公报》(下称“统计公报”),公布了中国养老保险的最新进展。

对于备受关注的五省市事业单位养老保险改革,统计公报用了“稳步推进”一词来描述,这也是2009年该试点启动以来一贯的用词,但事实上,实际情况并不乐观。

近日发改委公布的今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中,没有像此前一样把事业单位养老改革列入其中。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李珍认为,事业单位养老保险改革受阻,原因在于现行方案设计存在问题,下一步改革需要一个包括工资改革在内的更加全面的制度设计。

收支规模高增长

统计公报显示,全年城镇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总收入20001亿元,比上年增长18.4%,其中征缴收入16467亿元,比上年增长18.0%。各级财政补贴基本养老保险基金2648亿元。全年基金总支出15562亿元,比上年增长21.9%。年末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存23941亿元。

《第一财经》分析近年来统计数据得知,与2008年的9740亿元相比,城镇养老保险的总收入已经翻了一番。其中,各级财政补贴的金额也从1437亿元上升到2648亿元。

各级财政补贴占养老保险基金总收入比重以及财政补贴同比增速呈现相对稳定的态势——这两个速度均保持在15%左右,其中财政补贴占养老保险总收入的比重呈现小幅下降,从前年的14%降为今年的13%。

去年末养老保险当期结余(总收入减去总支出)4439亿元,累计结存23941亿元,突破2万亿大关。

虽然城镇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当期结余和累计结存较多,但由于统筹层次过低,主要集中在县市一级,各地亦苦乐不均。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2》曾指出,2011年虽然当期结余规模很大,但剔除财政补贴和非正常缴费之后几乎为零,剔除财政补贴之后,当年有14个省份当期“收不抵支”。

这份报告还预测,到2016年,当期收不抵支的省份将继续缩小到10个,但收不抵支的年亏损额将上升,而且会向部分困难省份集中,因此引发的财政补贴压力会越来越大。

统计公报还公布了13个省份做实养老保险个人账户的进展。2012年末,辽宁、吉林、黑龙江、天津、山西、上海、江苏、浙江、山东、河南、湖北、湖南、新疆等13个做实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个人账户试点省份共积累基本养老保险个人账户基金3396亿元。

2012年的另一个标志性事件是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实现了全覆盖,统计公报显示,2012年末全国所有县级行政区全面开展国家城乡居民社会养老保险工作。

截至2012年末,国家城乡居民社会养老保险参保人数48370万人,比上年末增加15187万人。全年城乡居民社会养老保险基金收入1829亿元,比上年增长64.8%。其中个人缴费594亿元,比上年增长41.0%。基金支出1150亿元,比上年增长92.2%。基金累计结存2302亿元。

城镇基本养老保险和城乡社会养老保险的累计结存已经达到2.6万亿,这对于资金的增值保值提出了更加迫切的要求。

事业单位养老改革进展缓慢

统计公报还称,在山西、上海、浙江、广东、重庆等5个省市开展的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养老保险制度改革试点工作稳步推进。

查阅了2008年以来的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统计公报,除了2008年表述为“在山西、上海、浙江、广东、重庆等5个省市开展了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养老保险制度改革试点准备工作”外,其他四年所用的表述均为“稳步推进”。

然而

人社部事业单位养老保险试点仍在稳步推进

,从各地反映的信息来看,这项改革进展相当缓慢且阻力巨大。5月24日,《人民》也刊发深度报道谈到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制度改革受阻的根源。

2008年,国务院发布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养老保险制度改革试点方案的通知,确定在山西、上海、浙江、广东、重庆5省市先期开展试点,与事业单位分类改革配套推进。2009年1月,国务院要求5个试点省份正式启动此项改革,实现企业与机关事业单位之间的制度衔接,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制度改革与企业基本一致。

一位知情人士向本报表示,大家普遍认为这项改革进行不下去是因为利益人的阻拦,面对可以预知的退休待遇下降,这些人反对也是理性的选择。但更为深层次的原因在于,各级财政是否已经做好了为改革买单的准备。

“大多数事业单位的雇主都是各级财政,一旦进行改革,谁来为他们付保费。如果像企业职工一样从工资单切出一部分,就会破坏事业单位收入体系的平衡,难度很大,若是让财政额外拿钱来做,各级财政是否有这个意愿是个问题。”这位人士说。

《人民》上述报道援引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的一份报告指出,事业单位养老保险要实现从“退休养老制度”到“社会养老保险制度”的转变,必然需要一定的“变轨”成本,包括促使参与者接受的额外补偿及制度设计运行的成本等。改革成本的支付主要靠财政资金。

李珍则认为,养老保险制度的设计必须考虑到不同人群之间的收入曲线,很多体制内的事业单位职工实际上拿的是低于市场平均水平的工资,如果政策制定考虑不到这些因素,那在实际中就会很难推进,事业单位保险制度改革需要重新进行制度设计。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