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债券

两桶油的障眼法通过过渡期推迟供应高品质成

2018-08-26 21:40:41

两桶油的障眼法:通过过渡期推迟供应高品质成品油

如果重型车国IV标准按期实施的话,说不定北京多日的雾霾天气就不会如此严重。,面对窗外久违的好天气,岳欣在北京的办公室对凤凰财经表示

两桶油的障眼法通过过渡期推迟供应高品质成

作为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移动源污染控制研究基地首席专家助理、车用燃料排放实验室主任,岳欣曾作为专家委员参与了内地汽油国IV和柴油国Ⅲ标准的制定。

国内重型车的国IV排放标准本来应该在2011年1月1日起开始实施,但因为油品质量跟不上而推迟到2013年7月1日事实,整整推迟了两年半的时间。

根据国外经验,成品油和车辆的标准一般同步实施,汽车才能实现最佳的排放性能,起到降低排放的整体效果,内地在标准制定方面虽然追随欧美脚步的中国,在这一方面却严重的脱节。2012年1月10日,环保部一纸公告,将重型柴油车国IV标准在全国范围内实施的时间表推迟。

环保部在公告中表示:鉴于目前满足国IV标准需求的车用柴油供应仍不到位,严重制约国IV标准实施进度。为保证标准实施效果,根据车用燃料供应实际,决定分车型、分区域实施国IV标准。同时称将督促石油企业加快供应满足排放标准要求的车用燃油。,很明显,石油炼化企业提供的油品质量不能满足汽车排放标准的提高,造成了污染的进一步加剧。

车的标准早都制定好了,但是由于油品质量的原因仍无法实施。岳欣表示。

不仅如此,据岳欣透露,由于中石化、中石油两大炼油企业屡次推迟供应高标准的成品油,已经使得本来要在2011年7月1日结束供油的汽油国IV标准推迟到2014年1月1日截止。到时候能不能供上就不好说了,弄不好还有一个置换期。

目前国内除北京开始是实行相当于欧V排放标准的京V车用汽柴油标准,硫含量小于10ppm(百分比浓度),和上海、珠三角、江苏等部分地区执行国IV标准(硫含量小于50ppm)汽油外,国内普遍实行的是国Ⅲ标准(硫含量小于150ppm),其硫含量是京V标准的15倍,而硫正是制造这次北京灰霾天气的重要因素。

连中石化董事长傅成玉也在日前承认,炼油企业是雾霾天气直接者之一,但他认为这并非因油企质量不达标,而是国家标准不够。

只有北京推行含硫量在10ppm以下的欧Ⅴ,但全国普遍为150ppm的欧Ⅲ,标准不提高设备改造就上不去。傅成玉表示。

一边是对两巨头推迟供应优质成品油的指责,一边是中石化对国家标准过低的抱怨,问题的症结是国家标准为什么不能满足炼油企业供应高品质成品油的愿望?

两巨头被指左右成品油制定标准

目前国内普遍采用的成品油标准是以欧洲标准为蓝本而制定的。根据欧洲标准,国Ⅲ标准为含硫量小于150ppm,国IV小于50ppm,国V则是小于10ppm即现在北京使用的京V标准,而上海、珠三角和长三角部分地区使用的是国IV标准,全国其他地区实行的是国Ⅲ标准。

据岳欣介绍,按照程序国家质检总局委托标准化管理委员会依法制定标准,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又组织石油产品和润滑油剂全国技术标准委员会,即大标委。大标委再组织石油燃料和润滑剂标准委员会,即分标委,对分标委组织各方对成品油的质量标准进行组织审议和讨论,最后经过大标委和分标委审议交给政府评定。

但是令其惊讶的是,在整个分标委的委员会里作为利益攸关方的石油部门却掌握着最大的话语权:在总计37人委员会中,来自汽车行业的只有三人,加上他本人,自环保系统的共两人,而来自石油企业的人士占到七成以上,标委的主任委员和秘书处也设在中石化。

其他方面的人太少,这是有问题的。环保部机动车排污监控中心主任汤大钢对凤凰财经表示。

由于石油企业的一家独大,造成在进行制定新标准时很难进行平衡和顾及各方面利益的讨论。但岳欣认为这并不是事情的关键。

石油公司委员多归多,但这只是一个技术委员会,能不能真正发挥作用,还要政府决策。政府有权选择用或者不用的权力。北京不是照样推行欧V标准了吗?岳欣表示,他认为问题的关键是在标准执行过程中实行了一个过渡期。

另外对于傅成玉所说的国家标准过低造成炼油企业供油质量不高的说辞他并不赞同,因为早在2011年5月1日国家就实行了国III标准,但当时是国III标准和更高要求的国四标准一块实施的,并为国IV设置了一个过渡期,即截止2014年1月1日实施。

对于设置过渡期的原因,环保部一位人士对凤凰财经表示,当时是国Ⅲ、国IV标准一起实施,有的地方先实施国IV,有的地方后实施,并为国Ⅲ设置了一个截止日期,想以此逐步提高国内的成品油使用标准。但这一过渡期也在事实上照顾了炼油企业的利益。

因为有过渡期,不供油也不违法,所以过渡期其实就是障眼法,不供就等于空白期。岳欣表示。

谁为油品质量提升买单

汤大钢认为炼油企业之所以迟迟不能按更高标准供油,主要原因还是成品油的价格没有谈拢。两大石油企业认为由于内地长期宏观调控等原因,造成他们在炼油业务上长期处于亏损状态,据中石油2102年三季报显示,2012年前三季度炼油与化工板块经营亏损人民币373.98亿元,其中炼油业务经营亏损人民币300.19亿元。而提高供油标准势必涉及到设备改造等方面的成本支出,这也降低了炼油企业的积极性。

据内地媒体《新京报》报道,按照卓创资讯粗略估算,三大油企升级国IV汽柴油的成本投入保守估计在500亿-600亿元,成本上涨约为0.12元/升-0.15元/升。上海在升级到国IV汽柴油时,油价涨了每升0.35元;北京在油品升级至国IV标准时,油价上调了0.19元/升。

但与凤凰财经交流的专家学者多数不赞成单纯的通过提高油价来补偿炼油企业的成本支出,更多的是希望通过财政补贴等手段来抵消油企的成本,但这种方式的悖论是财政补贴同样来自纳税人。

政府和企业应该找到一个更为可行的办法,不能让所有的成本由老百姓背汤大钢表示。

面对日前舆论汹汹,事情或许正在发生着变化。2月1日,中石化集团董事长傅成玉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中石化每年投入三百亿左右解决油品质量问题,明年将全面供应国IV标准车用油。

(李磊 丁锋)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