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公司

千足珍珠上市募投项目或虚构出售方乃员工

2019-02-03 00:47:50

千足珍珠上市募投项目或虚构 出售方乃员工

上市募投项目疑为虚构

高管涉行贿丑闻从未披露

资产出售方乃公司员工

“天价”珠蚌?

烈日当空,在一片空旷的平地上,近百个戴着斗笠的农妇分列蹲坐,面前堆放着黑压压一片的蚌壳。农夫隔着手套拿起一个,用尖利的工具将蚌壳撬开,把蚌肉和白色的颗粒一股脑倒入脸盆中,整个过程不过5秒,这样机械的重复将持续到太阳落山。而在一侧,卡车仍在一麻袋一麻袋地不断往下卸货。

从诸暨市区驱车邻近山下湖镇的沿途中,时常能目睹开蚌取珠的壮观场景。

“珠蚌都是从湖南湖北的养殖场运过来的。现在山下湖本地水质不好,已经不怎么养殖珍珠蚌了。”开蚌场地的一位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目前还不是采收的旺季,每年年末将迎来高峰,当地规模较大的珍珠企业一般早在十多年前就拥有自己承租的养殖水面。

作为国内最大的珍珠养殖加工企业,千足珍珠在2007年上市之前几乎没有自产珍珠。其在招股书中称,公司的原珠主要系外购,2004年、2005年、2006年及2007年1~6月外购原珠的比例分别为100%、100%、96.83%和100%,上市时公司仅拥有800多亩的养殖水面。

根据千足珍珠的招股书和历年的年报,公司大规模的自主养殖始于上市以后。2007年IPO募集资金净额约为1.7亿元,其中1.3亿元的募集资金陆续投入到承包租赁湖南常德1.6万亩(投资总额6700万元)和湖北赤壁、洪湖9800亩(投资总额6300万元)的两大养殖塘面水域及收购已有珠蚌资产中。

赴收购金额较大的湖南常德养殖基地调查,却发现一个惊天的秘密:早在千足珍珠2007年上市5年之前,该募投项目就已为千足珍珠或内部人实际控制。

而湖北项目则是“半路杀出”,为此变更了原有募集资金的投向。与下游销售环节异曲同工的是,千足珍珠仍旧打着“现任员工”的幌子,在上游采购环节编织了一张隐秘的关联络。亿元募投资金所投入的“天价”珠蚌采购疑为一场静悄悄的募资腾挪。

4月中旬,来到距离湖南常德市鼎城区牛鼻滩镇数公里的“蚊子障”,放眼一片渔场,空气中充满浓重的腥臭味。“这是用腐败物养珍珠。”带路的村民介绍,“现在都是浙江的山下湖在养(珍珠)。”

需要说明的是,千足珍珠前身为山下湖珍珠集团有限公司,直至2012年12月才进行更名,旧名早已深入人心,湖南当地的受访者口中的“山下湖”所指的便是千足珍珠。

经村民指引,找到了据称是千足珍珠的驻守点,一位自称是“山下湖公司代表”的男士告诉,“这都是山下湖的,我们是集团在做,(已经运作)十多年了。”该人士介绍,原来是“老板、集团拿到的,现在我们已经是上市公司的(了)”。

据千足珍珠上市招股书关于该募投项目的描述,拟通过向寿海木、阮光中、陈来金三个自然人养殖户收购其拥有的位于湖南省常德市鼎城区牛鼻滩镇1.6万亩养殖塘面的所有资产、并与养殖户、当地政府签订塘面使用权转包协议的方式实施。项目建设需总投资6700万元,其中,收购固定资产和生物资产5861万元。

而在湖南常德市委农村工作部的站上,一则2002年的消息却道出了募投项目的猫腻。

在这篇介绍当地发展珍珠产业的文章中,有这样一段文字:“鼎城区引进浙江诸暨珍珠大户陈海军,今年在牛鼻滩镇发展珍珠1.6万亩。”而获得的一份当地养殖协会2002年的文件中,也有同样的文字介绍。

1.6万亩,这一数字正好与千足珍珠2007年湖南常德募投项目所收购的水塘亩数完全一致。而所谓的“诸暨珍珠大户”陈海军正是千足珍珠的第二大股东和总经理,他也是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陈夏英的弟弟。

村民反映,在2002年时陈海军主要负责与政府打交道,一位叫“阿布”(音)的人负责与村民协调和日常联系等。

据一位当地养殖协会人士回忆,陈海军在完成集中承包后,据说又进行了分包,但到底是名义上的分包,还是完成了明确的法律手续,不得而知,不过整体的协调和对接,始终是经由陈海军的名义。

根据招股资料披露信息,2007年3月22日,千足珍珠与资产出售方、当地政府签署了水面长期包租协议,期限自2007年3月22日至2023年5月31日,承包价格为每亩110元~160元/年,每年租金分两次支付。

在了解到上述承包价格、时长和付款方式后,该养殖协会人士分析称,这些水塘资产应该始终是在陈海军或者山下湖的控制之下,而非从三个自然人养殖户处转包。因为即使是在2002~2003年,政府公开的承包报价每亩也在135元以上,村民报价在300元每亩以上,到目前,当地水塘的承包价格每亩在700元以上。

该人士表示,若是个人所有,一是不可能以那么低的价格转让,二是不太可能签那么长的时间,而且涨幅过低,只有像陈海军或者千足珍珠这类当地政府大力引进的投资者,属于“特事特办”的情况,因为最初的进入成本极低,才有可能以这样的条件转让,还可获利。不过,在与千足珍珠在当地的驻守人员交流时,对方未对此问题进行评价。

据村民介绍,当地政府是在“退田还湖、移民建镇”这一当时热门的口号下配合千足珍珠完成了对土地和水塘的集中征收。“据说山下湖就是出了平整费用,承包成本只是象征性的。”一位马姓村民反映,实际租金每亩不足100元。不过没有获得其他更多这方面的信息。

有一个细节,接触的当地村民并不知道“山下湖”是一家怎样的企业,更不知道这是一家上市公司,以及改名后的“千足珍珠”,但他们都清楚地指出,当年集中征收承包的主导者为浙江山下湖珍珠养殖有限公司或浙江山下湖珍珠公司,操盘人叫陈海军。

当年的“退田还湖”是在时任常德市委书记程海波极力推动下完成的。2011年,程海波在湖南省农业厅厅长任上因受贿获刑,被判死缓。

从湖南纪检部门了解到,千足珍珠总经理陈海军曾经向常德原市委书记、湖南省农业厅原厅长程海波行贿8万元,以感谢程海波在千足珍珠进入常德过程中给予减免相关规费、享受外商投资企业的各种优惠政策等方面的关照。

法院判决书显示:2005年中秋节前,陈海军安排千足珍珠湖南公司经理俞某在常德农行以俞的名义申办了8张1万元的存单,到岳阳市政府程海波的家中,以拜节名义将这8万元送给了程。

据纪检部门了解此案的人士介绍,程海波为千足珍珠和陈海军在鼎城“快速、低价”征集和承包水塘,以及后来公司的项目拿地等方面提供了非常大的支持。该人士特别指出,从案件审查的情况分析,湖南千足珍珠有限公司的外资背景存疑。

千足珍珠的公开信息显示,其子公司湖南千足珍珠有限公司系由湖南省人民政府于2005年3月批准设立的中外合资经营企业,千足珍珠持股75%,山下湖(香港)公司持股25%,即所谓的外资方。

查询千足珍珠公告,并未看到该公司对陈海军及子公司湖南千足珍珠有限公司的涉案信息有任何披露

千足珍珠花费6700万元收购的湖南常德养殖项目,因是上市之初就敲定的募投方向,多年来一直未受到太多关注。而湖北项目则因是半路杀出的“程咬金”,早在2009年发布“变更部分募投资金投资项目”公告后就广受质疑。

2009年11月,千足珍珠董事会一致通过,终止上市之初既定的“珍珠粉中药饮片及胶囊生产建设项目”和“营销络建设项目”两大募投项目,将前述项目所省下来的6129万元募集资金,用于收购陈志光等4名淡水珍珠养殖大户所拥有的548万只珍珠蚌,以及租用的9800亩位于湖北赤壁、洪湖的养殖水域。

为此,多家媒体之前强烈质疑该片养殖水域原本就由千足珍珠承包,陈志光等4名养殖大户均是千足的员工。

而《第一财经》查询到的诸暨劳动和社会保障信息显示,陈志光、姚建永、傅铁均、陈志永四人都是诸暨人,社保缴纳单位均为诸暨市千足珍珠养殖有限公司,且在2009年11月募投项目实施以前就显示有“单位部分”缴纳的养老和医疗保险金,并非由个人全力承担的养殖个体户。

而在湖南项目中的阮光中、寿海木、陈来金三位自然人养殖大户,也存在“以员工之名”持有的嫌疑。

据村民回忆,阮光中2002年时曾在“山下湖项目”工作。而阮光中的名字,与千足珍珠董事、副总经理阮光寅名字仅一字之差,但目前尚未有证据证明两人存在亲属关系。

另外,还从上查询到,寿海木曾是一家叫“鼎城区佳润珍珠养殖场”的负责人。招股书显示,佳润珍珠养殖场是千足珍珠2006年的第三大采购商。但致电该养殖场,却被告知“(该养殖场)不是他(寿海木)开的”。另外,常德市农村办的一份调查材料显示,2003年左右,浙江诸暨人寿海木曾经在鼎城区确承包过1920亩水塘,但这是否包含在此后对山下湖的转让资产中,无从考证。

招股书显示, “佳润珍珠养殖场”是千足珍珠2006年末和2007年6月末预付账款科目项下的第一大客户,占全部预付账额余额的比重分别为31.99%和17.56%。

表面来看,千足珍珠承租养殖水塘似乎价格合理,甚至是当地政府特意给的“低价”,上市公司貌似捡到个便宜,但实际上,大股东却通过隐藏在水中的珠蚌资产,狠狠在上市公司身上剜了一大块肉。

在千足珍珠1.3亿元的两大募投项目中,合计有1亿元投向了两个养殖基地的生物性资产,即对珍珠蚌的收购。而根据当时的市场价格测算,其支付的珠蚌收购价可谓“贵得离谱”。

湖南常德养殖基地在千足珍珠2007年的募投公告中披露,根据北京中企华评估事务所出具的评估报告,该项目收购固定资产和生物资产的评估值为5861万元,截至评估基准日的珠蚌数量约为404万只,蚌龄分别为1年蚌、2年蚌、3年蚌。折算下来,相当于单只蚌的收购价约为14.5元。

2009年湖北养殖项目的评估报告同样出自北京中企华评估事务所之手。根据报告,该项目收购的珍珠蚌等实物资产评估价值为5756万元,拟收购的珍珠蚌总数量约为540万只,其中2龄蚌、3龄蚌和4龄蚌的个数分别为330万只、170万只和39万只。折算后,单只蚌的收购价约为10.66元。

据千足珍珠招股书披露,珍珠的养殖时间需要3~5年时间周期甚至更长。业内人士表示,一般来说,蚌龄与价格成正比。

从诸暨当地农户及阿里巴巴采购批发平台上了解到,目前大中型5年~6年珍珠蚌单批在1000只以上的批发价约为7.5~8元/只。与之相比,湖南养殖项目1~3龄蚌14.5元/只的收购单价,以及湖北养殖项目2龄蚌为主10.66元/只的收购单价可谓是“天价”了。更何况,2007年和2009年这两个收购年份正处于珍珠行业原材料价格的“谷底”。

根据千足珍珠历年年报对于原材料价格情况的描述,基本可以勾勒出珠蚌的价格曲线。据介绍,原材料价格的谷底处于2007年至2009年。千足珍珠称,2007年原材料价格下跌,并在该年抓住原珠价格下跌契机积极备货。2008年受金融危机影响,原材料出现非理性恐慌抛售,价格下跌幅度一度达到50%~60%。2009年虽出现一定程度企稳反弹,但珍珠统货采购均价仍较2008年下降31%左右。而自2010年起至今

千足珍珠上市募投项目或虚构出售方乃员工

,原材料价格水平呈现逐年稳步持续上涨的趋势。

而根据本报调查,湖南湖北两大募投项目均涉嫌由千足珍珠实际控制,似乎为其“天价收购”找到了合理的注解,蓄意增高的非公允价格给控股股东“左手倒右手”的资金腾挪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