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股

风电企业跑马圈海并网难成盈利梦魇

2018-08-26 22:10:01

风电企业跑马圈“海” 并难成盈利梦魇

李银莲

风电股的井喷成为近日港股市场上的一个热点。

2月20日,中资风电股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上涨。两只风电设备公司中国高速传动()及金风科技()涨幅分别为16.12%和10.73%。中国风电()、大唐新能源()、华能新能源()、龙源电力()也分别上涨6.45%、4.97%、3.94%和2.31%。从累计涨幅看,2013年以来,大唐新能源和华能新能源的涨幅已经超过50%;金风科技、龙源电力的涨幅也在30%左右。

受到脱、限电等因素的影响,之前部分风电企业的股价一度从高峰时期的20多元跌至2元左右。不过随着年初全国能源工作会议中提出2013年计划新增风电装机1800万千瓦,高于市场预期的目标无疑给市场打了一针强心剂。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根据中国风能协会初步统计,2012年中国新增风电机组装机容量超过了14048.65兆瓦(其中海上风电装机容量127兆瓦),但陆上风电新增装机容量减少了18%。而首次在能源规划中明确到2015年要实现500万千瓦累计装机目标的海上风电正在引发风电设备和运营企业的圈海热情。

布局海上求突围

近日有媒体报道,福建大唐国际风电开发有限公司的六鳌海上风电场已完成规划编制,已上报国家能源局待批,该海上风电项目计划投入60亿元。

而这或许还只是风电企业在海上风电领域竞赛的开始。

预计今年3月底,上海东海大桥海上风电场二期工程将得到国家能源局的核准。上海勘测设计研究院海上风电场设计项目总工程师林毅峰在年前举行的中国-挪威海上风电专题论坛上表示。

更有消息称,包括上海临港海上风电场10.2万千瓦项目、长江三峡集团江苏响水20万千瓦海上风电项目以及山东鲁能江苏东台海上风电场20万千瓦项目,预计均在2013年开工建设。尤其是江苏东台项目,作为山东鲁能2010年在第一次海上风电特许项目中的中标项目,其如能顺利开工,意味着第一期项目破冰在即。

根据风电发展十二五规划,到2015年,我国海上风电装机容量将达到500万千瓦;到2020年底,我国海上风电装机容量将达到3000万千瓦。有业内人士计算,目前国内除上海东海大桥一期10.2万千瓦海上风电场项目和龙源如东潮间带示范项目(18.2万千瓦)属于比较大型的项目之外,其余的海上风电项目均以不超过5000千瓦的装机容量为主。

实际的海上风电装机总量估计不过30万千瓦左右。一期四个特许项目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开工,第二期招标也没有时间表,现阶段厘清程序,尽快拿到项目审批是这些运营方的头等大事。上述业内人士表示。

摸清我国实际可用于风电开发的海域规模,继而实现海上风电规划与海洋功能区划对接是目前要做的首要任务,否则海上风电项目卡在审批的现状恐难改变。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施鹏飞表示。

如果要按期实现规划目标,就意味着在剩下的3年中,仍有400万千瓦以上的装机空间。

针对海上风电所特需的大兆瓦风电设备将成为这个市场中的第一战场,设计企业均跃跃欲试。

1月4日,由国电联合动力技术(连云港)有限公司自主设计研发的6MW海上风力发电机组在山东潍坊风电场顺利并发电,这也是目前国内单机功率最大的风力发电机组。

歌美飒中国主席兼CEO何耐安则在采访中表示,为了海上风电项目已经准备了G11和G14两个分别为5兆瓦和7兆瓦的平台。

高成本是海上风电遇到的主要挑战。维斯塔斯首席运营官JeanMarcLechene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风电企业跑马圈海并网难成盈利梦魇

,海上风机的安装和运营成本比陆上风机高出一倍。因而降低海上风电的成本也成为未来将业务重点转向海上风机的维斯塔斯的新课题。最新的进展是V164的海上风电机组,单机功率由原来计划的7兆瓦改成8兆瓦。这一产品预计在2014年进行测试。

甚至之前并无风电领域经验的三菱重工也开始觊觎这一市场。近期有消息称三菱重工正在用液压传动系取代机械齿轮测试一个风力发电系统,希望以此挤入此前被西门子和维斯塔斯所主导的市场。

电力上仍是挑战

转向海上风电,不仅是政策的指引,也是众多风电企业的突围选择。

海上风电不仅成本高,而且国内开发经验极其有限,但是企业还是要去争取,不排除也是希望在资本市场上得到青睐。上述业内人士表示。

难挣钱几乎是所有风电企业的共同际遇。

据彭博新能源财经统计数据显示,2012年中国风电并总量达到6083万千瓦,占全国并总量的5.3%。虽然风电已超过核电,成为继煤电和水电之后的第三大主力电源,然而,中国风电发电量达到1004亿千瓦时,仅占到全部发电量的2%。

行业领头企业华锐风电1月30日晚间发布公告,预计2012年度经营业绩将出现亏损,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9亿元左右。公司将原因主要归咎于宏观经济波动、行业及产业政策调整影响在手订单的执行;客户延迟付款,对公司财务费用和坏账准备产生了不利影响。

而其中,弃风限电也被视作重要原因。弃风,是指在风电发展初期,风机处于正常情况下,由于当地电接纳能力不足、风电场建设工期不匹配和风电不稳定等问题,将风机停止发电的现象。据统计,2012年中国总共限风电超过200亿度,相当于损失100亿元,这个数字比2011年增加了近一倍。

2012年的亏损也让华锐风电在风电整机厂商的排名中退到了第三位。在由中国风能协会的初步统计披露的排名表中,与电有关的企业都出现了名次不同程度的上升,从一个侧面反映,或许涉电才好挣钱。

2012年排名前十五的风电整机制造商排行榜中,异军突起的国电联合动力以2056兆瓦的装机总量拿下了亚军,其背靠着同属中国国电集团的国电电力和龙源电力。有统计显示,国电联合动力成立后,60%左右的风机整机出售给了这两家公司。

而首次进入前十五位的许继风电所属则是由国家电全资子公司中国电科院控股60%的许继电气。在排行榜中唯一在装机量上有所提升的歌美飒也早在两年前即与包括龙源电力、华润电力和大唐新能源签署了合作协议。

电力上仍然是风电在2013年面临的重要挑战。施鹏飞表示。目前的积极信号是调整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征收标准,利用财政预拨让企业增加可再生能源的上积极性,但是从长远看,落实可再生能源电力的配额制,只能靠市场的手段来解决问题。

(李银莲)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